Friday, 27 May 2011

人权人士谴责中国恐怖打压人权呼吁国际关注

2011-05-09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1,05,07)
*中国当局加剧用恐怖手段打压人权*
自从去年4月中旬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被失踪以来,近几个月更多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和 推特的推友先后被失踪,亲友长时间得不到他们的任何消息,人数总计多达一百人以上。其中唐吉田律师获释后,传出被酷刑折磨的消息;金光鸿律师获释后,传出 被送精神病院强迫服药,部分记忆丧失的消息。江天勇律师被失踪两个月、滕彪律师被失踪七十天后获释回家,都表示有关他们被失踪后经历不方便谈。到目前为 止,仍有高智晟、李天天、唐荊陵、刘士辉、艾未未、文涛、胡明芬、刘正刚等多人下落不明。这种显然是中国当局有关方面制造的被失踪、被噤声事件频频发生, 被人权人士称为白色恐怖或国家恐怖主义,予以谴责,并指出可能导致严重恶果。

*何俊仁律师: 中国当局用新一轮白色恐怖在肉体心理上折磨威胁异见人士*
香 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说:“我相信现在的形势非常明显,中国当局用些新方法打压维权和异见人士,就是新一轮白 色恐怖,使那些异见维权人士失踪,而没有部门出来承担责任。你用什么方法寻求失踪人士的消息和状况都没有回应,对外界、对失踪者家人都造成很大心理压力。 当然,被非法拘留的人也是面对另外一些不合理不人道,甚至是酷刑对待。我相信他们中很多人在被非法拘留的时候,面对精神跟肉体的虐待,使他们的斗志和精神 都受到很大的损害,而且我也有理由相信他们受到很大心理威胁。。。这样的心理恐怖、白色恐怖手段,就是新一轮手法,对他们也造成长期威胁。这样的手段不但 今天可以针对他们,也可以针对他们的家人。所以你看到很多人被放出来以后暂时都不会出声,大概是在这样压力下想到家人的安全,只能在目前保持一定低调,中 共当局就是这样打压异见人士。”

*何俊仁律师:维权律师被非人道打压无法履行应履行的责任,当局视法制法律全无意义*
主持人:“您谈到这是新一轮白色恐怖,您是律师,对以恐怖手法和制造恐怖气氛打压律师和人权人士,您看今天中国在恐怖背景下将法制置于什么地位?”

何 俊仁:“现在很清楚,连帮助维权人士的维权律师也成为打压对象,在法律制度下有重要角色的人,也没有办法扮演他应该扮演的角色、履行应该履行的责任,整个 制度就没有办法正常运作,看来‘法制’、‘法律’,什么‘依法治国’啊,对当局来说现在都不重要了。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压倒维权异见人士来‘维 稳’。这个政权自己在极大的恐惧之中,它相信这些维权人士可能对他们带来威胁,维权异见人士的言论会推动影响政权稳定。在这样极端恐惧的心理状况之下,他 们就用这些完全不合理、不文明、不人道的方法打压异见人士,什么法制法律啊,对他们来说已经完全是没有意义了。”

*何俊仁律师:道义支持、人道援助维权律师,抗议暴行。打压只会带来更大反响和反抗*
何 俊仁律师谈到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近来对此所作的关注和反应:“高智晟等失踪维权律师和失踪人士的情况现在不大清楚。比如艾未未,现在不知道他的情况怎 样。多位人权人士被带走一段时间,回家后也不方便对外界发表他们的意见,所以我们现在就是有些关于他们的资料,也不方便公开,担心可能给当事人带来影响。 对受迫害受压制的律师,我们只能表示道义上的支持,给他们一些人道援助。当前他们最重要的还是要保护自己的安全,继续争取落实他们的理念和推行法治人权等 方面的诉求。

我们到香港中联办外面进行一些抗议行动,举行了好几次。在目前这么紧张的状况之下,我相信他们不会愿意跟我们在这些问题上作理性沟通,他们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把这些异见人士压倒,维护他们所谓‘首要的稳定’。

总 的说,我们一方面要举行各方面舆论的或社会上的运动, 表示我们的异议和抗议,另一方面我也希望透过各种渠道,跟建制内的比较理性地表达我们的意见,也希望他们可以影响掌权的机构,把现在这些非常不文明、不人 道的做法马上停止。我也知道现在很多跟中国政府有对话渠道的政府也进行同样的工作。”

主持人:“您说的‘建制内’就是体制内。。。”

何俊仁:“对。但他们不会有回应。只是总的长远来说,有些人可以考虑到这样的做法对整个制度也不会带来真正的稳定,可能带来越来越大的反响甚至对抗。”

*何俊仁律师:利用香港自由人权尽责讲出内地人民希望我们讲的话,再吁国际社会关注*
主持人:“现在各位在香港做这些努力、这些表达,会不会也受到压力?”

何俊仁:“我们在香港绝对不怕的,如果我们在香港这个比较自由的地方还要恐惧,那真正是没有希望了。在香港我们会充分利用我们的自由和人权来表达诉求,也讲出内地人民心中希望我们讲的话,但是他们没有自由去讲,我们会尽我们这部分责任。”

何俊仁律师特别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目前中国出现的白色恐怖,他表示:“我们要求国际社会关注这些事情,也要求联合国有关机构对这些事进行调查,也希望并要求国际人权和法律组织、非政府组织出声,为这些维权律师、维权人士被打压提出正义的声讨。”

*傅希秋牧师:对残酷打压维权人士忧虑和谴责,特别关注被失踪时间最长受酷刑的高智晟律师*
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表示对中国维权律师、维权人士近日所受残酷打压的忧虑和谴责,谈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他说:“最近这段时间,中国当局持续用法外甚至非常极端的方式,对这些公益维权律师和维权工作者进行全面镇压。

我们特别关注已经再次被失踪一年多的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任何他失踪之后的信息,我们最感忧心,因为他失踪时间最长。

高智晟律师受到非常严酷、惨无人道的酷刑。在2010年4月当高智晟被复出期间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特别提到2009年到2010年被失踪期间,所受的酷刑,其中谈到有些酷刑‘难于启齿’,电警棒对他身体严酷折磨。

我们特别关注的是,上次失踪就被折磨成那样,接受美联社采访又透露了一些酷刑细节,这次失踪一年多期间当局对他动用什么样的刑罚可想而知,所以这是我们最揪心最忧虑的。”

*傅希秋牧师:不停在国际社会呼吁关注中国维权律师被失踪及获释后被噤声*
我们没有停止在国际社会及发动特别的公共媒体和良心人士的呼吁,以及跟其它非政府组织合作为高律师呼吁,在联合国方面为他呼吁,以及与其它。。。包括美国纽约律师协会,代表两万多名美国律师给中国司法部长吴爱英写的公开信里,其中高智晟律师的遭遇占了很大的篇幅。

我们也与其它关注高智晟律师遭遇的西方自由社会的政府组织,像英国议会、欧洲议会、美国国会等等,向他们施加更大影响,让他们对高智晟律师的遭遇有进一步认知。美中人权对话在北京召开,高智晟律师的案例也是被公开提出的排在前边的重要案例。

当然我们也非常关注其他被失踪被酷刑的一些律师,包括基督徒维权律师团成员,像滕彪、江天勇律师、他们分别失踪六十天、七十天之后,最近被放出来,都被消音。很明显在这六十天、七十天之内对江天勇和滕彪做了什么可想而知。

对他们这两位勇敢的战士,为中国的基本人权、法律法治和自由而战从来没有停止过大声疾呼的人就这样被噤声了,我们也一直很关注。”

*傅希秋牧师:中国当局打压维权人士的非法恐怖手段“三个模式”和近期惨无人道个例*
傅希秋牧师谈到目前中国当局打压维权人士使用非法恐怖手段的三个模式。

他说:“一个是强迫失踪模式,就是高智晟模式——让你失踪,到目前为止,还有其他一些仍然没有回来,像唐荊陵、李天天、刘士辉律师。

第二个模式是酷刑噤声模式——经过酷刑,然后使用家人,尤其是孩子作人质,使当事人不能够发出声音。这种也可以叫作范亚峰模式吧,因为是12月对范亚峰酷刑之后,其他人陆续被失踪之后放出来,都是被噤声。

另外一个是陈光诚模式——被看守在家暗无天日,既没有发声音渠道,也没有生活上的自由。
我们也特别注意到另一位维权律师金光鸿,在被失踪期间甚至被送到精神病院,对他强迫用药,使他失去部分记。这是非常惨无人道的个例。所以,我们关注维权律师这段时间的遭遇。
我们也看到上周五,滕彪律师被释放当天两小时后,另一位公益维权律师,基督徒维权律师团成员李方平律师也被失踪,现在已经被释放。北京著名的公益维权律师黎雄兵5月6日早上失踪三十多小时之后回到家里。”

*傅希秋牧师: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人权,当局如恶化目前局势,会付出外交或经济方面代价*
傅 希秋牧师提到:“李方平、滕彪、江天勇律师,范亚峰博士,他们都是从2005年开始,有的一次,有的多次由对华援助协会特别邀请来美国访问,会见美国律师 界同行、对中国人权法制特别关注的美国国会的领袖,以及美国政府、国务院和白宫相关官员。并且都从事了一些对中国法治解释和促进工作,在美国公开活动,到 目前这些人面临这么大的逼迫,当然我们非常非常关注。”

主持人:“目前国际社会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作出些什么反应,尤其是近期或最近几天,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傅希秋:“昨天我还收到了国际基督徒律师协会会长发的电子邮件,他们的董事会主席已敦促国际基督徒律师协会采取行动,希望听取我们的意见。我们正在协调,看看下一步可作出的行动。

我们也得到很确切的消息,在五月初举行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由两国的财长和国务院副总理级、美方有美国国务卿这样级别的高层官员举行的战略与经济对话当中,今年的人权议题就是中国日益恶化的人权和法制状况,会成为这次对话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 次美国朝野取得了共识,就是说这种状况已经到了非常严重影响到两国关系。美国助理国务卿麦克.珀斯纳尔在一个星期多前美国驻华使馆举行的记者会上很清楚地 发出了这样的信号,说‘已经影响到中美关系’。所以我觉得如果这样下去。。。虽然中国政府现在还在顽固不化继续恶化目前局势,我相信他们会付出相应的外交 甚至经济方面代价。”

*邵江先生:艾未未用艺术介入社会生活关注受压制阶层权益,表达自由比言论自由大得多*
在英国的人权活动人士、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政治社会学博士候选人邵江先生特别谈到已经被失踪一个多月的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先生。

他说:“我觉得艾未未在国内,尤其是2008年以后,他不是光当一个行为艺术。。。 他是用艺术来介入整个社会生活。他还关注整个社会受压制阶层的权益,像四川地震死亡的孩子。。。

我们讲在中国的言论自由(问题),没有注意到表达自由比言论自由要大得多,他可以用艺术的形式、音乐的形式、身体语言的形式,或者其它形式,表达自由就是人权的一个方面。”

*邵江先生:作为“星星”成员与民刊《今天》合作探索,是艾未未人生基础之一*
邵 江先生谈到:“艾未未从很早是北京民主墙时期‘星星’的一个成员,与民刊《今天》有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他们实际上直指极权政权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艺 术、文学和政治是什么关系?他们在探索这个问题,实际在用一种自我表达把这个问题陈列出来,不希望受到压制,这是艾未未整个人生的一个基础。”

*邵江先生:艾未未的艺术表现对公民的创造可能性和如何看待历史有非常重要的启发*
邵 江先生说:“后来艾未未去纽约学习,参加当地一些民权活动,与海外艺术家有很多交流。艾未未给大家一种作为一个公民的创造可能性的非常重要的启发。他关注 的都是最热点、被压制得最厉害、政府最头疼从记录中要抹去的这些问题,所以这个专制政府的专制逻辑就是,不能有这样的人出来帮助弱势群体去说话,去调查他 们的处境。所以,我艾未未的艺术表现非常有力,他不仅是对80后、90后在中国大陆内的这些年轻人非常大的启发——我们可以这样生活、这样表达,他给80 后、90后的启发还有一个特征,怎么去看待历史。你看他的很多艺术展品都是关于历史的,像这瓜子儿,毛时代瓜子一定是有个太阳,他就把瓜子全部陈列在那 儿。每一个都是不同的,虽然小,它可能蕴含着无限的能量。集合到一起,就可能创造无限的可能。”

*邵江先生:艾未未把民间公共记忆放到国际空间再现,吸引民主国家各年龄段人共鸣*
邵 江先生认为:“艾未未在国际空间把中国的社会问题,共产党六十二年的统治的问题,陈列到国际表达空间。例如,他在石头上刻上四川地震遇难孩子的名字,放到 阿尔俾斯山这个空间,在国内是不可能实现的。把个大石头(刻上遇难孩子名字)放到国内的泰山上?或者五台山上?不可能实现的。

艾未未等于把民间的公共记忆放到国际空间,让国际社会了解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就像他自己所说‘当没有人再念这些孩子的名字,四川地震就变成了一个官方叙述版本’,艾未未做的就是保留下这个东西。

他 这种表达方式吸引了非常多的民主国家的年轻人,包括各年龄段都有共鸣。因为对中国历史的了解如果从教科书上读起来,就非常费解,很多是中共的叙述版本,民 间的叙述版本很多都被毁掉了,还有很多东西不清楚了。他等于把这些东西再现。包括现在的一些社会问题,无论是毒奶粉、上海大火,还有四川地震,他通过对六 十二年共产党执政历史的重新再现,让很多西方人了解了这个,通过艺术作品去体验这个社会有什么问题。”

*邵江先生:国际民间对艾未未被抓反应强烈,要告诉博物馆,这是频繁人权迫害中一例*
邵 江先生说:“我觉得艾未未能把整个空间扩展,就是把国内的空间和国外的民间空间快结成一体了,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所以,当他被抓以后,得到国 际民间这么强烈的反应,每天新闻不断,有英文、德文、荷兰文、瑞典文的。。。因为大家觉得一个艺术家被抓,他恰恰行使的是自由表达权利。他的自由表达都没 有的话,别人的自由表达更不可能出来了。

艾未未表达的是什么?恰恰是现在中国至关紧要的社会问题、社会灾难,也直指社会灾难的原因。这样他就得到很多人。。。喜欢艺术的,或直接从他作品中了解他本人的那些共鸣。

我 们作为从这个国家出来的或对共产党统治了解的人,恰恰应该把这个问题扩展,要告诉这些博物馆,艾未未失踪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实际上是在共产党六十二年暴 政中的一个案例,又是近期维权人士频繁人权迫害的一个案例。要了解中国,不能仅仅了解艾未未的问题,要了解在中国什么人实际都被这个专制政权控制。正像艾 未未讲的‘什么问题最后都可能是政治问题’。”

*邵江先生:艾未未的独立意识——冲击专制政权,也冲击民主政府的双重标准*
邵 江先生特别指出:“艾未未的冲击能力不单是对中共专制政权,对民主国家政府双重标准也是一个冲击。你可以看到他竖中指,他不单单是竖在天安门广场,也竖在 白宫、白金汉宫。我觉得这种批判意识恰恰是公民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独立意识。如果我们认为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应该享有平等权利的话,我们面对的专制问题必 须要反抗。在民主国家面对的不公正或者在国际空间作事双重标准的,我们也要抗议。”

*邵江先生:中共多抓一天艾未未,公众就多一天更了解艾未未,帮助民间整合*
主 持人:“您刚才说,按中共当局的统治逻辑,对艾未未这样的人士一定会下手打压,让他不能再继续做他现在所做的事,您也谈到艾未未以艺术表达并触及到专制极 权的一些要害问题、重大社会问题。像艾未未这样的一个人被像今天这样对待,当局既不让艾未未发声,也会以此作为一种震慑,到现在没有出示法律文书,您认为 公众从中可能会获得什么样的信息?或者说此事在中国社会和民众中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

邵江:“我觉得多抓一天艾未未,公众就会多一 天了解艾未未过去做的工作。所以,无论是香港的投影投到解放军驻香港的基地营房上,还是国内要出现很多艾未未的涂鸦的标志,本身就说明公众非常关注这个问 题。因为他们慢慢了解,艾未未所表达的东西,不是艾未未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整个社会的问题,关系到他们所处的政治环境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当局只要多 抓一天艾未未,就帮助民间聚合。”

*邵江先生:中国当局把维权者置于困境,我们不要让维权者消失在黑暗中*
邵江 先生谈到中国当局这一轮对维权人士非法恐怖打压的残酷性。他说:“像对律师这种不间断地骚扰,不断让他们失踪,可能在里面折磨他们,他们被噤声。像高智晟 失踪的问题甚至不亚于判长期徒刑。这样的人始终处于一种自己安危不确定,家人生活受到非常大影响,家人的工作,孩子的上学都受到影响。我觉得是在用共产党 这六十二年来统治方法,就是迫使你失声,把你置换到一种道德困境里——如果你继续发声,继续为弱势群体呼吁,帮助他人的话,当局惩罚的就不单是你个人,还 惩罚你家人。我觉得不让维权人士消失到黑暗中,最重要的方法就是每个公民去做被他们消声或推入黑暗的人未完成的事情,帮助整个社会公民意识的提高。”

*邵江先生:民主国家和海外华人面对真正考验,只想经济利益可能付出加倍代价无人安全*
邵 江先生认为:“外界不可能长期对中国的政治现状和司法黑暗、黑社会化。。。民主国家面对真正考验,他们在民主问题和人权问题是要用同一种标准跟中国政府打 交道,还是继续放弃这个原则,只想经济利益,将来从他们自己的制度到人权遭受更大侵害的时候,他们可能要付出加倍代价。

我觉得无论你是真 正希望中国改变的人,流亡的也罢,在海外的华人也罢,你现在必须做出一个选择,你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已经用脚投票了,不单单应该反对那个专制的政府,而 且同时你要监督所在国的政府,当它处理中国问题的时候是不是把基本的人权标准降低了,跟中国打交道是否丧失很多原则。要让他们认识到危害,让整个社会关注 这个问题。否则,我觉得以中国政府这种扩张力量,以中国政府现在这种全面掌握整个社会资源的事态,实际上没有任何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安全的。”

*邵江先生:中共从北非、中东看到人民力量,恐惧萌芽和土壤*主持人:“北非、中东民主化浪潮局势也在发展中,您觉得中共当局近期推出这样恐怖残酷的方式迫害维权律师、维权人士与国际的大环境有什么联系吗?”

邵 江:“我想,中共从北非已经看到人民的力量,政权非常腐败,所有的社会危机都存在。中国存在的情况比它(北非那些国家)还严重, 中国当局觉得民间很难组成一个大规模一起行动的网络。在北非它看到,民间有这么大力量运用高科技,可能会有非常有效的办法,所以就担心这可能也会使内部这 么多社会问题串起来,所有受压制受迫害的各社会阶层,不同地区,包括民族问题都有可能连起来。
中共的办法就是。。。作为当年的反对党,国民党还给 它一些空间;中共就觉得,这空间我干脆就不能给你,不要说消灭在萌芽状态了,我根本连萌芽都不给你,就把土壤给你扒下去。现在中共混用五十、六十年代的方 式,虽然社会比那时要开放一些,获取信息的情况要好一些。中共的恐惧是担心民间维权和民间力量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大家已经看到,它不停地把维权律师和公益律师消声,现在所有真正有相对独立的社会因素,例如维权人士、西藏的抗争。。。当局都残酷镇压,会一直紧张下去的。”

*邵江先生:当局镇压推动民间共识扩大范围,谈维权越来越少,孕育革命前夜,积累力量*
主持人:“您怎么看可能的前景?”

邵 江:“我觉得这样镇压只能是暂时的,因为从长期来讲,当局越镇压越把民间共识推到更大范围,推到各种问题从历史上不同代际共识形成。所以我觉得不用太长 远,这些措施会彻底失效,自食其果。尤其是现在基本上很难堵住国外,跟文革、跟五十年代很不一样。在中国人里,现在谈维权已经越来越少,其实现在是一种革 命的前夜,或者说这个革命前夜已经在孕育过程中,而且越孕育积累的力量越来越大。

共产党自己恐怕也不会觉得它自己的这些做法非常有效。它现在之所以继续做下来,就是说‘只要我做下去,当一天政,那就不会管以后的洪水猛兽’。

现 在民间意识越来越强,对这种司法空间、宪法、包括所有法律都是个质疑。公民抵抗可能创造一些新方法,现在跟海外联系更多,尤其北非给他们很大信心。他们肯 定还会找出更多抗争的手法,共产党即使现在能把这些问题压住,让维权律师失声,那他们就是在沉默也在积累革命的力量。”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