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November 2011

批评计生政策 吁全民声援陈光诚

2011年10月21日 星期五     节目长度:4分16秒  下载mp3(16k) | (128k)


中国网民自发组织的探访陈光诚的活动还在继续,据10月19日传出的消息,陈光诚的女儿陈克斯已进入当地小学就读、但是往返都有人看守,陈光诚一家仍然不能与外界接触。一直关注陈光诚事件的英国政治学博士邵江就此对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及人权状况表达了看法。

很 多网友表示,山东临沂( yi )市地方政府对陈光诚的迫害是一种丢人的行为,邵江博士认为,迫害行为来自中央的旨意:【录音】“它不仅不打击这些地方政府的残酷行为,实际上在变相鼓励 它,他在国际整个人权对话的过程中,要么装聋作哑,说不知道陈光诚这个案例,无论从欧盟对话,还是 中美人权对话,包括联合国任意失踪,和联合国保障残疾人委员会的一些特派专员关注这个案子,要么就把这个议题就搁置了,实际已经说明,这个案例不是地方政 府的问题,而是中共中央政府本身的一个决定。”
陈光诚自2005年起被殴打、关押乃至判刑的直接原因,是曾揭露临沂市政府在计划生育工作上存在野蛮行为。作为大赦国际组织的人权博客作者,邵江曾多次表示,陈光诚律师关怀的是中国最底层社会、最无权势农民的生育权利。
纽 约时报在2010年曾发表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的报告》,讲述中国政府采用的胁迫式计生手段,包括征收罚金、野蛮堕胎、强迫绝育等等。邵江表示: 【录音】“越是底层的农民镇压得是最厉害的,而他们本身又缺乏媒体的渠道表述,所以这个很长时间都是一个大问题,那种人权迫害我想在中外历史上真是也是很 少见的了。”
邵江博士指出,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缺乏合法性:【录音】“计划生育这个政策,没有得到整个全民的一个表决,它当时鼓励多生,现在马上又转向计划生育政策,这全是专制政府一个随即压制民间的做法,所以没有任何合法性来源。”
《今 日财富》杂志曾刊登安徽大学周桂兰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在我国农村绝大多数地方,小孩子四五岁就可以在家照顾弟妹;再大一点,就可以放牧、砍柴、除草;更 大一些的孩子,甚至可以和父母干同样的劳动,可以直接或间接为家庭带来收益,这是贫困家庭生育孩子的经济动机。邵江认为:【录音】“这种国家范围的福利制 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覆盖不到10%的人口,农民这个生育本身就是为自己将来养老和家庭继续能维持下去,再生产的一个方式。”
曾有人在一个法律部落格上指出,对政府来说,采用暴力制止农民超生,是比把9亿农民纳入社保体系更直接了当和成本低廉的做法。
邵 江表示,自陈光诚在2005年将临沂暴力计生状况曝光给外国媒体后,各方对临沂百姓和陈光诚的关注一直持续,但是,并没有给二者的处境带来任何改善:【录 音】“这个政权实际上是与整个真正的公民利益为敌,它最关心的实际是整个政权的稳定,和整个政权的发展。这个经济发展模式和人口政策最大的受益者是政权, 最大的牺牲者是下层人员。”
邵江呼吁更多人采用不同的方法来声援陈光诚。他认为,中共将每个试图争取公民权利的行为都视为威胁。如果没有持续增长的、来自海内外的压力,当局会继续类似的镇压行为。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林莉 杨芳采访报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